你好,欢迎来到川北在线
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大夏境内神明禁行是什么意思?大夏境内,神明禁行是什么小说
时间:2022-03-11 21:30   来源:多特软件站   责任编辑:沫朵

川北在线核心提示:原标题:大夏境内神明禁行是什么意思?大夏境内,神明禁行是什么小说 大夏境内神明禁行是出自小说《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的梗,意思是:大夏境是神明禁区,神明进入必死。 获得米迦勒的神力的林七夜利用精神世界的神力,重新构筑了整个沧南市,并将本该被抹杀的沧南市民


  原标题:大夏境内神明禁行是什么意思?大夏境内,神明禁行是什么小说
 
  大夏境内神明禁行是出自小说《我在精神病院学斩神》的梗,意思是:大夏境是神明禁区,神明进入必死。
 
  获得米迦勒的神力的林七夜利用精神世界的神力,重新构筑了整个沧南市,并将本该被抹杀的沧南市民复苏,在一场奇迹中生活了十年。

大夏境内神明禁行是什么梗?大夏境内,神明禁行是什么小说

  你是否想过,在霓虹璀璨的都市之下,潜藏着来自古老神话的怪物? 你是否想过,在那高悬于世人头顶的月亮之上,伫立着守望人间的神明? 你是否想过,在人潮汹涌的现代城市之中,存在代替神明行走人间的超凡之人? 人类统治的社会中,潜伏着无数诡异; 在那些无人问津的生命禁区,居住着古老的神明。 炽天使米迦勒,冥王哈迪斯,海神波塞冬…… 而属于大夏的神明,究竟去了何处? 在这属于“人”的世界,“
 
  第1章 黑缎缠目炎炎八月。
 
  滴滴滴——!
 
  刺耳的蝉鸣混杂着此起彼伏的鸣笛声,回荡在人流湍急的街道上,灼热的阳光炙烤着灰褐色的沥青路面,热量涌动,整个街道仿佛都扭曲了起来。
 
  路边为数不多的几团树荫下,几个小年轻正簇在一起,叼着烟等待着红绿灯。
 
  突然,一个正在吞云吐雾的小年轻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轻咦了一声,目光落在了街角某处。
 
  “阿诺,你在看什么?”他身旁的同伴问道。
 
  那个名为阿诺的年轻人呆呆的望着街角,半晌才开口,“你说……盲人怎么过马路?”
 
  同伴一愣,迟疑了片刻之后,缓缓开口:“一般来说,盲人出门都有人照看,或者导盲犬引导,要是在现代点的城市的话,马路边上也有红绿灯的语音播报,实在不行的话,或许能靠着声音和导盲杖一点点挪过去?”
 
  阿诺摇了摇头,“那如果即没人照看,又没导盲犬,也没有语音播报,甚至连导盲杖都用来拎花生油了呢?”
 
  “……你觉得你很幽默?”
 
  同伴翻了个白眼,顺着阿诺的目光看过去,下一刻整个人都呆在了原地。
 
  只见在马路的对角,一个穿着黑色短袖的少年正站在那,双眼上缠着厚厚几圈黑色布缎,严严实实的挡住了所有光线。
 
  他的左手拎着满载蔬菜的廉价购物袋,右手拽着扛在肩上的导盲杖,像是在扛一根扁担,而在导盲杖的末端,一大桶黄澄澄的花生油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黑缎缠目,盲杖在肩,左手蔬菜,右手抗油……
 
  这匪夷所思的画面,顿时吸引了周围一大波人的注意力。
 
  “诶,你看,那人好怪啊。”
 
  “眼睛上蒙着这么多布,能看得见路吗?”
 
  “你没看到他手里的导盲杖吗,人家本来就是个盲人好吧?”
 
  “这都什么年代了,盲人基本都戴墨镜了,谁还大热天的用布缎缠着眼睛,不怕捂的慌吗?”
 
  “就是,而且你见过哪个盲人不用导盲杖走路,反而用来扛东西的?”
 
  “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
 
  “……”
 
  夏日的蝉鸣也掩盖不住周围行人的窃窃私语,他们好奇的打量着那少年,小声讨论着他到底是真盲还是假盲,同时有些期待的看着闪烁的红灯。
 
  就在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少年的身边响起。
 
  “哥哥,我扶你过马路吧?”
 
  那是个穿着校服的小女孩,十二三岁左右,脸颊上带着几滴晶莹的汗珠,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正担忧的注视着少年,纯粹而简单。
 
  少年微微一愣,侧过头看向小女孩的方向,嘴角浮现出一抹微笑。
 
  “嗯。”
 
  他将拎着蔬菜的袋子挂在右手上,腾出左手在衣角擦了擦汗,轻轻握住了小女孩的手掌。
 
  啪嗒——!
 
  绿灯亮起。
 
  少年迈开步子,和小女孩一起朝着马路的对面走去。
 
  小女孩很紧张,左顾右盼的注意着两边的车辆,步伐小心而又胆怯。
 
  至于那少年……他走的很稳。
 
  在众人的眼中,这一幕不像是一个好心女孩牵着盲人过马路,反倒像是一个大哥哥带着小朋友过马路。
 
  马路并不宽,不过十几秒钟,二人便抵达了马路了另一边,少年对着小女孩说了声谢谢,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偏僻的巷道走去。
 
  “他不是盲人。”阿诺见到这一幕,笃定的说道,“他一定看得见。”
 
  阿诺身后的一个小年轻一只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
 
  “我懂了,他在cos盲僧!”
 
  啪——!
 
  一个大巴掌干脆利落的拍在他的后脑勺上,阿诺骂骂咧咧开口:“废物,一天天的就知道玩游戏,谁特么闲着没事干在大马路上cos盲僧?不要命了?”
 
  顿了两秒,阿诺小声嘀咕着补充了一句:“再说……盲僧遮眼睛的布是红色的,这cos的也不像啊。”
 
  “阿诺,你还说我……”
 
  “闭嘴。”
 
  “哦。”
 
  就在两人拌嘴之际,一直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年轻人注视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眉头微微皱起。
 
  “怎么了?”阿诺注意到他的目光。
 
  “我知道他。”
 
  “知道他?”
 
  “没错。”年轻人点了点头,“我表弟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听说他们那个学校有个学生出了意外,眼睛出现了问题,只能用黑缎缠目,据说还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精神问题?”阿诺一愣,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的情况,“我看好像没什么问题。”
 
  “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说不定人家已经痊愈了,不过在当时事情好像闹的挺大,没几天那学生就退学了,据说后来转到了盲人的特殊学校里。”
 
  就在这时,另一人兴致冲冲的插话道:“话说,那到底是什么意外?竟然能让人失明又出现精神问题,不会是撞邪了吧?”
 
  “不知道。”他顿了顿,“不过……听说是比那更离谱的事情。”
 
  “是个苦命人。”阿诺叹了口气,“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林……林……林七夜?”
 
  ……
 
  晚霞中,林七夜推开了门。
 
  几乎瞬间,从屋内传来的菜香便钻入了他的鼻腔,他嗅了嗅,咽了口唾沫,拎着东西走进屋中。
 
  吱嘎——!
 
  老旧的房门发出刺耳的尖鸣,掩盖了厨房传来的炒菜声,一个中年妇女推开了厨房门,看到拎着大包小包的林七夜,惊呼一声,匆匆忙忙走上前。
 
  “小七,你怎么又一次性拎这么多东西回来?”妇女双手在围裙上蹭了蹭,急忙帮林七夜接过东西,絮絮叨叨说道。
 
  “这么大一桶花生油?你这孩子,是不是又乱用政府的补贴了?”
 
  “姨妈,政府给残疾人的补贴就是用来生活的,我用来买油是物尽其用。”林七夜笑道。
 
  “胡说,这钱是留着给你上大学的,怎么能乱用,我可跟你说啊,姨妈打工挣的钱其实够养活我们仨了,你自己别乱掏钱。”
 
  姨妈用手轻轻在油桶上仔细擦了擦,表情有些心痛,小声嘀咕:“这么大一桶油,还是牌子的……得花不少钱吧?”
 
  还没等林七夜说些什么,姨妈突然反应了过来。
 
  “不对……这么多东西,你怎么带回来的?”
 
  “哦,路上碰到了几个好心人,帮我带回来的。”林七夜平静的说道。
 
  “好,好啊,看来社会上还是好人多啊……你有没有好好的谢谢人家?”
 
  “谢过了。”林七夜转移了话题,“姨妈,阿晋呢?”
 
  “他在阳台上写作业……对了,今年精神病院那边例行复查的医生来了,在房里歇着呢,你去给人家医生看看,姨妈先去做菜,好了叫你们。”
 
  林七夜的步伐微微一顿,哦了一声,转身朝着卧室走去。
 
  ……
 
  “你好,我是阳光精神病院的医生,我姓李。”
 
  见林七夜推门而入,坐在卧室小板凳上的年轻男人站起身,温和开口,他的脸上戴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
 
  林七夜有些诧异的挑眉,“以前不都是韩医生来吗?”
 
  “韩医生去年就已经高升到副院长了。”李医生笑了笑,眼中浮现出些许的羡慕。
 
  林七夜微微点头,哦了一声。
 
  也是,人家韩医生一大把年纪了,医术又高超,升到副院长并不令他意外,换个年轻医生来定期给自己复查也是理所当然。
 
  见林七夜坐下,李医生清了清嗓子,从包里掏出一叠病例档案。
 
  “不好意思,因为我也是刚来,对你的情况还不太了解,我先简单的了解一下哈。”李医生有些抱歉的开口。
 
  林七夜点头。
 
  “姓名是……林七夜?”
 
  “对。”
 
  “今年十七岁。”
 
  “对。”
 
  “嗯……病例上说,你是十年前双目失明,同时因为一些问题被送到我们医院的?”
 
  “对。”
 
  李医生沉吟半晌,“你是不是改过名字?”
 
  “……没有,为什么这么问?”林七夜一愣。
 
  李医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咳咳……看来是我想多了。”
 
  他伸出手,指了指病历上的年龄,又指了指十年前这三个字,“你看,你是在十年前失明的,那时候你正好七岁,你的名字又正好叫林七夜,所以我以为你是在失明之后改的名字……”
 
  林七夜沉默许久,摇头道:“没……我从来没有改过名字,在我生下来之前,我父母就给我定下了林七夜这个名字。”
 
  “那还真是挺……咳咳”李医生话说到一半,就意识到不太礼貌,及时的闭上了嘴巴。
 
  “挺巧。”林七夜淡淡开口,“确实挺巧。”
 
  李医生有些尴尬,不过他很快就转移了话题,“嗯……病例上似乎并没有详细讲述那场导致你失明和精神失常的意外,方便的话,能跟我说说吗?”
 
  林七夜还未开口,李医生连忙补充:“并不是有意冒犯,更多的了解病人,才能更好的为他们治疗,当然,如果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强求。”
 
  林七夜静静地坐在那,黑色缎带之下,那双眼睛似乎在注视着李医生。
 
  半晌之后,他缓缓开口:
 
  “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只是,你未必会信,甚至你还可能把我再抓回精神病院去。”
 
  “不不不,不要把我们的关系认定为医生和病人的关系,这只是朋友间正常的聊天,不会到那一步的。”李医生半开玩笑的说道,“就算你跟我说你是被太上老君拉进了炼丹炉里,我也会信的。”
 
  林七夜沉默片刻,微微点头。
 
  “小时候,我喜欢天文。”
 
  “嗯,然后呢?”
 
  “那天晚上,我躺在老家房子的屋檐上看月亮。”
 
  “你看到了什么?月兔吗?”李医生笑道。
 
  林七夜摇了摇头,他的下一句话,直接让李医生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不,我看到了一个天使。”林七夜认真开口,双手还在身前比划了一下。
 
  “一个笼罩在金色光辉中的,长着六只白色羽翼的炽天使。”

   投稿邮箱:chuanbeiol@163.com   详情请访问川北在线:http://www.guangyuanol.cn/

川北在线-川北全搜索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注明"来源:XXX(非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②本站所载之信息仅为网民提供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本站信息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投诉、批评。
③本站转载纯粹出于为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不原创、不存储视频,所有视频均分享自其他视频分享网站,如涉及到您的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站将及时进行删除处理。



图库
合作媒体
IT袋 九六家 前沿社
法律顾问:ITLAW-庄毅雄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