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川北在线
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究竟谁在撒谎?霍尊好友发声"陈露先提的分手" 辟谣"打女人言论"附全文
时间:2021-08-20 15:12   来源:多特软件站   责任编辑:沫朵

川北在线核心提示:原标题:究竟谁在撒谎?霍尊好友发声陈露先提的分手 辟谣打女人言论附全文 19号晚上,霍尊朋友发长文,他说去年10月已得知霍尊与陈露分手一个月,是陈露提的时候霍尊很伤心。今年五月的时候,他与霍尊见面,谈到陈露的近况,当时霍尊也表示两人分手后没有再联系。霍尊


  原标题:究竟谁在撒谎?霍尊好友发声"陈露先提的分手" 辟谣"打女人言论"附全文

  19号晚上,霍尊朋友发长文,他说去年10月已得知霍尊与陈露分手一个月,是陈露提的时候霍尊很伤心。今年五月的时候,他与霍尊见面,谈到陈露的近况,当时霍尊也表示两人分手后没有再联系。霍尊也开始了新的生活,感情稳定。文章中,他还表示:“一个社会文明的提升,体现在法律归法律,道德归道德。私下里,没有行动的东西,也不能随便暴露出来,作为对一个人的批判。”“人,没有人是完美的,因为完美本就不存在。要容许口嗨,容许意淫,允许‘私底下的’只属于私底下。这是人类历史,一切鼓动人们翻‘私底下的’年代,所有用‘私底下的’作为武器把人们打倒的年代,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霍尊好友发声

  霍尊好友发声原文
 
  8月8号晚上,看到热搜里突然冒出“霍尊陈露恋情”这一条,我随手给霍尊发了个表情包——导演李安最经典的“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因为我知道他们早已分手,分手都快一年了。
 
  时间回到去年10月15号晚上,《国风美少年》在北京小范围重聚了一次,霍尊挨着我,一杯接一杯,来者不拒。我说你悠着点儿,他眼泪掉下来:国风侠,露露跟我提分手了。我大吃一惊:什么时候的事?他说上个月。
 
  那顿饭吃到子夜,临分别的时候,我才知道他要打车回河北廊坊录像的地方。子夜,一个明星,上海来的,身边一个人不带,醉得晃晃悠悠,要自己打车到廊坊偏远的地方,恨得我呀,只好送他。
 
  路上,他嚎啕大哭,一个劲儿念叨:“她跟我分手了啊啊啊啊啊啊……”,断断续续穿插着讲两个人怎么分的手。越到后期,彼此合得来的地方越少,全凭前面的感情惯性拖着,他也痛苦,她也难受。分过几次,又合过几次。他的想法是,毕竟这么多年了,忍一忍,结婚以后有了孩子可能就好了。但又怕,怕以后好不了岂不更糟?没想到露露干脆,给他发了很长一篇分手信,他顿感后悔,毕竟快八年的感情,身边这个人就这么离开了?但也不断提醒自己,长痛不如短痛,这次不能再找回去了……说的时候,翻过来倒过去,说一阵子,哭一鼻子,头渐渐沉下去,鼾声起来了,又突然止住,抬起头继续说。
 
  后面的大概意思,是希望我再到上海去,不要订酒店,就住他那,他从家里搬出来了,现在最想朋友能去找他聊聊,喝几杯,他也就能忘一忘这个事。
 
  到了地方,他下车,说谢谢我,这么晚了还跑这么老远送,又给司机鞠了个躬,说您最辛苦。我看他进了酒店,掏出手机扫健康宝,回头再向我挥手,我也朝他挥挥,上车了。
 
  路上,司机跟我说,这人酒品不错,没给我吐车上,也没胡闹。
 
  今年5月,我写唐代文物的书出版了,因为当初辽宁省博物馆办大唐特展,是我们一起去看的,就又问起陈露的近况。他说不清楚,分手到现在都没联系了,听说又开始了新生活。自己也谈了女朋友,感情稳定,等我什么时候去上海,一起吃饭,认识认识。
 
  所以当我看到那条热搜时候的惊讶,可想而知。没几天,由后续的小作文引爆,如晋江文学和狗血泰剧里才会有的桥段,发生在霍尊身上,水军、热搜、营销号三位一体,裹挟、怒骂、花样百出。
 
  霍尊跟我,更像传统意义上的“笔友”,平常见面不多,但是文字沟通不少。在我眼里,他心眼好、情商高,说话办事总想把方方面面都顾及到,生活上也很自律,出道这么多年没绯闻。
 
  但你要说他情商高吧,这个人有时候也傻,主要是对人没戒备心,中二气质可以说做到了心剑合一。
 
  霍尊好学,这是极大的长处,也是我们微信里占一多半的话题。
 
  一个是聊书,《耶路撒冷三千年》,七八百页的大书,我都觉得枯燥,他全部啃完了。还有汉学家伊佩霞的《宋徽宗》,也有六七百页。后来我都轻易不敢跟他提书名,一听我说个啥,他马上下单,过一阵子还要扯着我交流心得。
 
  第二是聊影视剧和纪录片,九十五集的《新三国》,八十集的《楚汉传奇》,他从头追到尾,意犹未尽,还给演关羽那位打了个电话,说叔你演得真好!国内的纪录片、国外的纪录片,历史人文的、自然的、科普的,提什么他都看过,上个月还给我推荐了电影《兹山鱼谱》,让我一定要看。
 
  所以这回爆出来“沪上情欲流”,我很纳闷,他平时演出很忙,唱歌、创作节奏很紧,有点儿时间,就我所知,用来看书、看影视剧、看纪录片,或者摆弄他那些玩意儿,茶道、香道、手办等等,活得很宅,你要说群里大家扯扯淡,“男生寝室夜话”,我还信,真要组织行动,哪儿可能呢?
 
  我觉得一个社会文明的提升,体现在法律的归法律,道德的归道德。私底下、非行动的东西,不能拿来随意曝光,作为对一个人的批判。
 
  一个小群,13位同道,存在了若干年,一直叫“湖上青玉柳”,后来不知道谁玩谐音梗,改成了“沪上情欲流”。话说了有好几车吧,只挑出这么几句,抹去前言,遮住后语,模糊时间线,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起哄架秧子,就张扬到公众面前,作为对一个没违法、没出轨,甚至连绯闻都没有的人的定罪,不荒唐吗?
 
  就说爆出来的那些信息, 一场性事还是分手以后跟现女友的,我甚至觉得“私人影院”云云也不靠谱,也只是口嗨的一部分。靠谱的,是在群友追问下,他没有透露现女友的名字,保护了她的隐私;是他都口嗨成那样了,还说跟了陈露以后,“我就不再和任何女孩子有越界的举动,即使有冲动,也会被自己强烈且无形的道德观束缚。”
 
  人,谁都不是完美的存在,因为完美本不存在。
 
  要允许口嗨,允许意淫,允许“私底下的”只属于私底下。一部人类历史,所有鼓励翻“私底下的”年代,所有以“私底下的”为武器打倒人的年代,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不过这件事也更新了一些我对霍尊的认识。
 
  比如他说“女人就该有女人的样子,要是这个样子,我打死她”。这句话被当作一个罪证,从群里翻出来。我核实过,其实是当时有人把网上一条新闻——老婆逼老公跪在地上,死命扇他耳光——转到群里,大家气不过,有感而发的话。可现在我们看到,前女友分手一年以后杀上门来,“语言暴力”到如此不堪的地步,霍尊的应对不也只是一个劲儿哀嚎:“露露,求求你了”么?
 
  最后多说一句,“不是一类人,不进一家门”,咱们回归这件事的起点,单看陈露跟霍尊对待彼此的态度,以及处理分手问题的方式,他们是一类人吗?适合进一家门吗?
 
  霍尊和陈露的事情还在继续,虽然每个人都对他们两人的恋情有所感悟,但作为局外人的我们也无法给出解决方法,毕竟细节部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投稿邮箱:chuanbeiol@163.com   详情请访问川北在线:http://www.guangyuanol.cn/

川北在线-川北全搜索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注明"来源:XXX(非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②本站所载之信息仅为网民提供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本站信息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投诉、批评。
③本站转载纯粹出于为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不原创、不存储视频,所有视频均分享自其他视频分享网站,如涉及到您的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站将及时进行删除处理。



图库
合作媒体
辣妈营
法律顾问:ITLAW-庄毅雄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