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川北在线
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老刘想和傅首尔离婚的原因 先提出离开的人竟是老刘
时间:2023-09-04 18:03   来源:搜狐   责任编辑:沫朵
  原标题:老刘想和傅首尔离婚的原因 先提出离开的人竟是老刘

  老刘和傅首尔的婚姻随着傅首尔的“高飞”亮起了红灯,彼此心知肚明已有严重问题出现,时长达到一年多,也都知道就这么稀里糊涂过下去也能过一辈子。

  但最终,二人还是走到了十字路口,试图看清自己的内心,做一个决定。

  2023年9月,夫妻俩带着岌岌可危的婚姻,站到了《再见爱人3》的镜头前。

  傅首尔早在录制节目前,就找到了心理咨询师李松蔚咨询自己与老刘的问题。

  李松蔚对傅首尔的到来给出的形容是,傅首尔对于两性关系的洞察非常清醒聪明,所有的道理都能说明白。

  但还是,搞不定自己的婚姻问题。

  离婚的导火索,应该是全家为傅首尔的事业从合肥搬到上海。

  老刘是傅首尔背后的男人,全力支持傅首尔的事业,他将他自己的生活连根拔起,让傅首尔后顾无忧,然后陷入无尽的孤独。

  六点多起床送儿子去一小时车程的学校上学,回来会遇上大堵车,到家便是十点多,吃饭休息刷手机,一觉起来又到了接孩子的时间。

  老刘在全职爸爸的循环里过着日复一日同样的生活。

  傅首尔越飞越高,行程越来越忙,像她本人的上进性格一样,生活节奏越来越快,夫妻间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老刘不工作,没有自己的交际圈,生活也被孩子切割成碎片,拿不出整段的时间去做事,家里空荡荡是常态,原本可以通过日常相处释放的情绪,因为傅首尔的聚少离多变得无人可说。

  另一方面,老刘内向的性格帮不上傅首尔什么忙,傅首尔独自面对各种难题已成习惯。

  在这种状态下,老刘说,他感受不到自己被需要,找不到自己的价值,甚至,觉得自己是傅首尔的拖累,耽误了傅首尔。

  傅首尔对老刘的调侃是“躺赢”。

  老刘对自己的形容是“躺平”。

  傅首尔说老刘是一个当全职爸爸可以理直气壮拿着孩子的一点小进步,去向自己讨要限量版球鞋,洗澡的时候都哼着歌的快乐男人。

  可老刘的真实感受是,自己已经不快乐了,想要离开,甚至认为离婚对傅首尔也是好事。

  他给自己婚姻现状的打分,十分制,那就只有五分,连及格都没有。

  一定要离开吗?

  离开就能解决问题吗?

  不能改变心态吗?

  可纸上谈兵太容易。

  从老刘的角度来看,不离开他就放不下家庭责任,他无法心安理得地享受傅首尔拼下的优越生活,又拒绝做那个贤内助。

  他想不出办法去解决现在困境,只想逃离。

  人只有走投无路了,才会毁掉本来安稳的生活。

  老刘送了傅首尔一束花,写着“助你高飞”,这里面是他对傅首尔的欣赏,是他认为傅首尔最想要的东西,也是他找到的自我价值。

  可傅首尔看到这四个字的第一个反应是,这不该是一个丈夫对妻子的祝福。

  或许是他们心知肚明彼此在渐行渐远,“助你高飞”也可以解读成夫妻间有一个人飞的越来越远,缘分渐淡。

  傅首尔需要一些情感上的表达。

  但老刘做不到,老刘都不确定十几年的婚姻里自己到底说没说过“我爱你”。

  造成今天这个局面,不仅仅是“女强男弱”的原因,更不是老刘单方面性格内向不善表达过于佛系,以及心态崩塌产生的后果。

  相爱的人走进死胡同,那一定是两个人的行进方向都有偏差。

  老刘有他的问题,傅首尔的问题也不小。

  在发现傅首尔老刘参与录制《再见爱人3》的时候,我去搜索了傅首尔所有关于老刘的段子,以及二人曾录制的《婚前21天》和《做家务的男人》。

  发现,傅首尔口中的老刘,全是负面评价。

  笑着说出口的不满,也是不满。

  正如傅首尔所说的:我有吐槽我的婚姻,但是大家却说,她好幸福啊,其实在一段时间里,我会问自己说,我真的有那么幸福吗?

  在老刘亲自捅破这层想要离婚的窗户纸之前,傅首尔压根就没想过,先提出离开的人,竟是老刘。

  因为一直以来,在婚姻里不断抒发不满的是傅首尔。

  穷的时候催促佛系的老刘上进的是傅首尔,有钱后形容老刘占便宜“躺赢”的是傅首尔,发生矛盾叭叭叭一顿输出的也是傅首尔,脑海中频繁蹦出离开念头的也是傅首尔。

  只是,她没有到达行动的临界点。

  老刘最大的优点:乐观心大。

  在傅首尔的描述里是“干啥啥不行,快乐第一名”。

  傅首尔无疑是婚姻的既得利益者,她有了自己想要的事业,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大后方被老刘揽下,整个家庭是围绕着成就她本人来运转的。

  傅首尔理所应当占据着婚姻的主导权,她更有经济实力,更有想法,更有执行力,在普世的评价下,老刘是高攀的那个,是享福的丈夫。

  但实际上,从心理层面上来讲,满足的是傅首尔,内耗的是老刘。

  老刘的自我价值实现途径在婚姻分工里被挫骨扬灰,像很多全职妈妈一样,在绝对的财富碾压下,他自己都没有底气认领自己照顾孩子的那点价值究竟几斤几两。

  他太容易被替代了,孩子一天天长大,一个保姆一个司机就能完成他的工作,孩子未来的事业发展也好,生活难题也罢,当然是更具社会性的傅首尔能解决更多。

  老刘的抑郁状态,和傅首尔意气风发,形成鲜明对比。

  马斯洛在心理学中的需求层次理论提出,人的需求有五个层次:生理(食物和衣服),安全(工作保障),社交需要(友谊),尊重和自我实现。

  傅首尔都得到了满足。

  老刘现阶段就只满足了生理,如果全职爸爸也是工作的话,勉强满足了第二层次。

  可悲的是,这两个层次的心理需求,还是傅首尔给予的,并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

  实话实说,在平衡丈夫心态上这一点,傅首尔做得不够好。

  无论是公共语境下,还是生活里,傅首尔惯常在打击老刘。

  她在前面跑啊跑,却忘了回过头给丈夫一些情绪价值和肯定。

  看看老刘在《再见爱人3》中对自己的评价吧:无趣、对什么都无所谓,不积极,在情感的表达上有障碍。

  刚好对应了傅首尔在段子里的所有吐槽。

  傅首尔对老刘的负面评价,已经变成了老刘对自己的全部评价。

  他认可妻子对自己的否定,并开始自我否定。

  老刘在傅首尔的口中,是段子的来源,是自己曾动了换人念头但因为更利工作和深厚感情而继续的丈夫,是没有什么成绩佛系到极致的男人,是不懂得输出爱意让自己感受不到夫妻情趣的不解风情大直男。

  他可以不符合普世的价值评价标准,但如果他在妻子的眼中“干啥啥不行”,没有提及就让妻子眼睛亮亮的闪光点,那种挫败感,会击垮他。
 
  “一个过于上进的人”和“一条咸鱼”,经过多年的磨合,做到了悲喜相通,他们好像理解了对方的痛苦,却因为各种原因至今仍没做到为彼此改变。

  搭伙过日子当然可以过,但在温饱无忧后,人的心理需求显现,仅仅是搭伙过日子,两个人都不愿过了。

  迥然不同的性格成就了他们彼此,也成了他们彼此让对方感到不满和受伤的利剑。

  也许婚姻就是这样,顺其自然就能甜蜜到老的夫妻太少太少,经营的智慧,也不是谁都有。

   投稿邮箱:chuanbeiol@163.com   详情请访问川北在线:http://www.guangyuano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