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欢迎来到川北在线
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兵力优势明显,背靠西北大本营 潼关二十万守军倾巢而出为何遭遇惨败?
时间:2020-06-03 18:48   来源:顾道惊城   责任编辑:沫朵

川北在线核心提示:原标题:兵力优势明显,背靠西北大本营 潼关二十万守军倾巢而出为何遭遇惨败? 在说起潼关守军全军覆灭时,很多人通常会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哥舒翰想依靠潼关天险防守,而唐玄宗非要逼哥舒翰率军出战。 于是乎,被逼无奈的潼关守军在哥舒翰的带领下,走出潼关与安史叛


  原标题:兵力优势明显,背靠西北大本营 潼关二十万守军倾巢而出为何遭遇惨败? 

  在说起潼关守军全军覆灭时,很多人通常会有一种错觉,那就是:哥舒翰想依靠潼关天险防守,而唐玄宗非要逼哥舒翰率军出战。

  于是乎,被逼无奈的潼关守军在哥舒翰的带领下,走出潼关与安史叛军展开 ,结果被打得全军覆灭。

  我查了很久,并没有查到这种说法的源头。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即使是最基本的史料记载,肯定也不支持这种说法。

  潼关守军是在哪里覆灭的?答案是函谷关一线, 的天险之地。

  潼关守军之所以会全军覆灭,绝不是因为被迫出战,而是因为轻敌冒进,深入函谷关天险之地,并且落入安史叛军的埋伏圈所致,并不是大多数人所想的“ 无能”。

  潼关守军之所以一直不敢反击安史叛军,绝不是因为在 中无法打败他们,而是安史叛军一直依靠函谷关天险防守。

  在这种背景下,潼关守军想要反击安史叛军,就必须越过一条近百里的、令人恐怖窒息的天险。

  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当军队需要通过这样一条近百里长的狭长地段时,将士们内心会是什么感觉呢?恐怕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到窒息。

  军队由于受地形制约,被迫分散成长达几十里且首尾不能兼顾的队形,在突然受到攻击时,想要组织任何形式的反击,通常都只是一种徒劳。

  己丑,遇崔干佑之军于灵宝西原。干佑据险以待之, 南薄山,北阻河,隘道七十里……干佑所出兵不过万人,什什伍伍,散如列星,或疏或密,或前或却,官军望而笑之。干佑严精兵,陈于其后。兵既交,贼偃旗如欲遁者,官军懈,不为备。须臾,伏兵发,贼乘高下木石,击杀士卒甚众。道隘,士卒如束,枪槊不得用。

  面对这种地形,绝没有哪支军队敢随便深入,因为一旦在这里受到伏击,通常只是死路一条。

  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哥舒翰为什么会率领潼关守军进入这种天险之地与安史叛军作战呢?
 
  很多人认为:这是唐玄宗听信了杨国忠的谗言,逼迫哥舒翰率军深入天险之地与安史叛军决战。
 
  而帝入国忠之言,使使者趣战,项背相望也。
 
  实际上,这种说法根本经不起推敲。
 
  唐玄宗固然有可能逼迫哥舒翰率军出战,但绝没有命令他一定要在哪里与安史叛军决战。
 
  史书在记载这段内容时,也充满了自相矛盾之处。
 
  比如说,当唐玄宗催哥舒翰出战时,哥舒翰就如同上了刑场一样。
 
  翰窘不知所出。六月,引而东,恸哭出关,次灵宝西原,与干佑战。
 
  可在随后的战争中,哥舒翰充满了盲目乐观的情绪,甚至说出了“消灭叛军再回来吃早饭”的狂言.
 
  结果呢?自然是被安史叛军一路引进了恐怖的死亡坑谷。
 
  干佑为阵,十十五五,或却或进,而陌刀五千列阵后。王师视其阵无法,指观嗤笑,曰:“禽贼乃会食。” 及战,干佑旗少偃,如欲遁者,王师懈,不为备……干佑伏兵于险,翰与田良丘浮舟中流以观军势,见干佑兵少,趣诸军使进。
 
  进入一个令人恐怖窒息的死亡坑谷,还突然落入敌人的包围圈,无论多强的军队恐怕都只能任由对方宰割。
 
  在这左边是大河,右边是高山,长达近百里的狭长地带中。
 
  两头突然被敌人封锁,左边高处的石头和弓箭如雨一样落下,向右逃避随时会掉进河里,向前向后看,都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自己人。军队再多又如何施展呢?
 
  如果敌人再故意弄出大量的烟雾,军队一时陷入视觉上的困境,耳边不断响起敌方的战鼓声和呐喊声,除了本能地组织一轮接一轮的射击之外,几乎就不知该如何反击了。
 
  而这一切通常都是徒劳的,甚至会不断误伤友军。
 
  等他们被惊恐和疲劳消磨尽斗志后,各种 消耗殆尽时,再面对敌人从两头组织的进攻时,除了本能地逃跑之外,几乎无法组织起任何有效的反击。
 
  因为军队被不利的地形,拉成了首尾不兼顾的长龙。而所有试图逃跑的行为,都会让战争变成单方面的屠杀,甚至是一波接一波的踩踏事件;或是成群结队的落水事件。
 
  贼负薪塞路,顺风火其车,熛焱炽突,腾烟如夜,士不复相辨,自相斗杀,尸血狼籍,久乃悟。又弃甲奔山谷及陷河死者十一二……始,斗门有三堑,广二丈,深一丈,士马奔钥相压迮,少选堑平,后至者践之以入。

  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潼关守军为什么会进入这种地区呢?

  答案只能从历史当事人的利害关系中寻找。

  史书上的记载,只有最基本的事实是可信的,因为这种事实通常是有目共睹的,史书几乎也是众口一词。

  至于各种细节,尤其是带有情感和价值观判断的细节,通常都是一个个的罗生门,不同的当事人经常会给我们留下天差地别的记述。

  许多历史细节我们都能看到相对统一的讲述,无非是因为有人能有效控制话语权,而且交通媒介相对落后,把各种异己的内容都淹没了。

  我们看到的安史之乱,主要是以唐肃宗为首的利益相关者的视角所写。

  如果我们能看到《唐玄宗日记》、《高力士回忆录》、《我的伯父杨国忠》、《安史之乱亲历者口述》、《田承嗣回忆录》、《被人误解的安禄山》和《契丹人眼里的安史之乱》等形形色色的历史资料,我们肯定会对这段历史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因为这些人叙述的相关历史,肯定与我们看到主流历史记载天差地别。

  对此,只要大家有过学习和研究近现代史的经验,自然就会明白。

  因为近现代史料空前丰富,所以有一定知识储备的人,肯定不会简单地认为某个历史当事人是精神有问题或老年痴呆。更不会简单地认为,相关历史就是正义邪恶大战的历史。

  但如果看单方面的历史,大多数人都会觉得历史当事人有两种:一种是好人,一种坏人;一种是聪明人,一种是蠢人;一种正常人,一种神经错乱者;一种为国为民的人,一种是自私自利的人。

  哥舒翰为什么会盲目乐观,以至于进入那种死地与叛军作战呢?
 
  基于哥舒翰的角度,他最希望的自然是一直留守潼关不出战。
 
  只要能做到这一点,潼关守军就可以作为最强大的战略部队,留在帝国都城附近,等郭子仪和李光弼攻克叛军老巢之后,潼关守军进可收割溃逃叛军;退可左右中央政府的事务。
 
  而当唐玄宗逼潼关守军出战之后,哥舒翰多少有点进退失据。
 
  第一、这意味着他离中央政府越来越远,以后干预中央政府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第二、他离开了潼关天险,与安史叛军进入了危险的对恃之中,自然没有心思天天想着干预中央政府的事务,因为安史叛军显然不是易与之辈。
 
  在这种背景下,哥舒翰想扭转这种被动局面,其实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迅速击溃驻扎在函谷关的安史叛军,越快越好!
 
  如果能迅速击溃驻扎在函谷关的安史叛军,哥舒翰依然可以重新处于之前那种“进可攻退可守”的格局之中。
 
  只要我们理解这种利害关系,自然就会理解,哥舒翰为什么哭着喊着拒绝出战;而在出战后却又会盲目轻敌深入险地了。
 
  安史叛军在潼关一线的军事力量是处于 劣势的,正因如此,哥舒翰才敢执行 大胆而冒险的战术。
 
  按照正常理解,安史叛军人数远少于潼关守军,且潼关守军背后就是大唐帝国的整个西北大后方,随时会有大量的精锐军队过来增援。
 
  在这种背景下,安史叛军如果真敢堵在潼关门口,突然面对政府军的大反攻时,肯定会立刻全军覆灭。
 
  正因如此,安史叛军才一直驻扎在距潼关二百里外的函谷关一线。
 
  在这种背景下,哥舒翰想要尽快解决安史叛军,自然只能冒险突袭。

  哥舒翰四日出潼关,七日抵达函谷关一线与安史叛军相遇。
 
  经过一番简单的情报和信息战,哥舒翰终于认定:安史叛军在函谷一线的兵力非常有限,而且绝不是什么精锐。
 
  从情理上来讲,这种判断并不离谱。
 
  郭子仪和李光弼在河北战场上打得安史叛军一败再败,老巢范阳都有失守的危险。在这种背景下,安禄山从函谷关一线抽调军队回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正因为有了这样的错误判断,才使得潼关守军迫不及待,到达函谷关一线仅一天时间之后,就深入天险之地大举追击安史叛军。
 
  等进入死亡坑谷后,突然发现安史叛军早已预设了埋伏圈,当时就惊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其实到此时,也不意味着潼关守军会全军覆灭。因为哥舒翰不是傻子,绝不可能让全军都进入死亡坑谷。
 
  如果哥舒翰能在第一时间选择割肉离场,从理论上应该可以带着一半军队完整退回潼关。
 
  可问题是,这肉割起来有点太痛了。
 
  关键是,如果安史叛军实力有限,哥舒翰却被他们虚张声势的进攻吓住了,他回去之后拿什么向中央政府交差呢?
 
  就是拉出一头猪,最多也就是打出这种仗吧!
 
  既然不愿意割肉逃走,那就继续对赌吧。
 
  但是死亡坑谷内的潼关守军根本杀不出去,只能进行着徒劳的挣扎;死亡坑谷外的潼关守军又攻不进去。所有的努力似乎只是在无谓地消耗士气和体力。
 
  待到山穷水尽之时,死亡坑谷内的潼关守军就开始遭受着屠杀一样的命运;等他们的残余部众惊恐地逃窜出死亡坑谷时,坑谷外的潼关守军也会被这种气氛所感染,更会被他们冲击得难以保持阵形。
 
  于是大规模的踩踏事件不断发生,前军在惊恐地向后溃逃,后军不赶紧掉头跑路,就会成为踩踏的牺牲品。
 
  面对此情此景,人们也许更容易理解什么叫兵败如山倒。而这种溃败开始后,自然只能被安史叛军如同收割庄稼一样的砍杀了。
 
  官军不能开目,妄自相杀,谓贼在烟中,聚 而射之。日暮,矢尽,乃知无贼。干佑遣同罗精骑自南山过,出官军之后击之,官军首尾骇乱,不知所备,于是大败;或弃甲窜匿山谷,或相挤排入河溺死,嚣声振天地,贼乘胜蹙之。后军见前军败,皆自溃,河北军望之亦溃。

  潼关守军的溃败有多惨烈,有一件事可以反映。
 
  在潼关外围,潼关守军曾挖了三道两丈宽、一丈深的壕沟。在安史叛军的追击下,政府军不断跌落入壕沟中,很快壕沟就填满了,后面的人踩着壕沟内的尸体继续向前跑路。
 
  关外先为三堑,皆广二丈,深丈,人马坠其中,须臾而满;余众践之以度,士卒得入关者纔八千余人。
 
  到了此时,如果潼关守军有信心守潼关,还是有机会的。因为先有八千军队退回潼关,还有后续的士兵陆续归队。
 
  问题是,此时的他们已经没什么士气了。
 
  仗打成这样,哥舒翰等人会不会得到一个像封常清和高仙芝那样的结局呢?
 
  出于这种考虑,潼关守军最终选择了投降。到此为止,潼关终于失守。

 

   投稿邮箱:chuanbeiol@163.com   详情请访问川北在线:http://www.fun99.cn/

>>相关文章
川北在线-川北全搜索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注明"来源:XXX(非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②本站所载之信息仅为网民提供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本站信息接受广大网民的监督、投诉、批评。
③本站转载纯粹出于为网民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不原创、不存储视频,所有视频均分享自其他视频分享网站,如涉及到您的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站将及时进行删除处理。



图库
合作媒体
发型设计
一讯网
时尚女性
法律顾问:ITLAW-庄毅雄律师